平滩新闻网 > 财经 > 「威廉欧赔平台官网」一张竹梯,两发子弹,五分钟时间——震惊八闽的“泉州劫狱”

「威廉欧赔平台官网」一张竹梯,两发子弹,五分钟时间——震惊八闽的“泉州劫狱”

阅读量:3282      2020-01-01 19:28:57

「威廉欧赔平台官网」一张竹梯,两发子弹,五分钟时间——震惊八闽的“泉州劫狱”

威廉欧赔平台官网,参与当年劫狱行动的人员在原泉州监狱旧址大门前合影

导语:1948年6月2 8日,中共泉州中心县委动用四名军事骨干,使用一张竹梯,花费两发子弹,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成功地营救出了被关押在泉州监狱的五位闽南地区的党内重要干部。这次劫狱斗争的胜利,扩大了共产党在蒋管区的政治影响,振奋了闽南人民的革命斗志,是蒋管区劫狱斗争史上光辉的一页。

1947年秋,泉州地区武装斗争遭遇挫折。中共泉州中心县委委员施能鹤、郑家玄、黄竹禄及女干部史爱珠、郑秀治等先后被捕。在这前后被捕的还有中共南安县委和游击队干部傅维葵、洪瑞英,中共闽南白区党的干部王新整、林金狮、林泗太等,及抗战时期受党组织派遣到福建临时省会永安办报、因“羊枣事件”被捕的霍劲波(即霍胤光)。敌人把他们先后关押在晋江地方法院看守所,即泉州监狱。中心县委领导几次营救均未成功。

1948年开春,设于晋江内坑后山村的中共泉州中心县委收到施能鹤通过狱中内线转来的纸条,用暗语告知组织,狱中同志已做好看守工作,需要组织派武装在监狱后面的围墙外接应,并附有一张在草纸上画的监狱地形和越狱线路示意图。中心县委书记许集美当即指派晋南工委书记颜嘉祥和泉州城区党组织负责人许东汉具体负责劫狱工作。

颜嘉祥接受任务后,赶往泉州城,找到许东汉,商议劫狱方案,并到钟楼边南街东侧的都丽照相馆找老板史其敏(中共地下党员)。说明来意后,他请史尽快调查到泉州监狱探监要办什么手续。史其敏长年在泉州市政机关、公共场所出入,人脉很广,很快弄清了探监手续:因牢里管理比较混乱,只要知道要探视的犯人关在哪里(旧监在前,新监在后),到监狱门口登记姓名,领一枚竹签,进了铁门,就可以探监了。

史其敏是搞摄影的,化装是老本行,当下把颜嘉祥打扮成一个高中学生模样。颜嘉祥按照史其敏所说,到泉州监狱门房后,用化名登记,领了一枚竹签,一进了铁门便直奔施能鹤所在的旧监。

施能鹤见到颜嘉祥,在有限的探监时间内讲了最主要的情况:自转到大牢后,与其他“政治犯”关在一起,互相照顾,生活还好,并已争取了看守王福胜,他愿意在值夜班时帮助施能鹤等人越狱,但监狱外要有人接应。

随后,施找来关押在一起的霍劲波。霍是老“政治犯”,又与福建省主席刘建绪是湖南同乡,看守认为他有点儿来头,对他敬畏几分,因此他行动较自由。施能鹤对颜嘉祥说,霍是外地人,不会引起敌人注意,今后紧要事可直接联系霍。后采颜嘉祥通过霍,与看守王福胜也接上了联系。王福胜在旧监当看守,他介绍了旧监、新监地形和看守值班情况:夜班各有一人值班,每班两小时,通道有一看守巡逻,只有三支小手枪。他还告知颜嘉祥,除探监时间外,如有急事要通知狱内,可到县政府对面一间北方面点铺,他有一位同乡在那当伙计,可由那人到狱内找他。

颜嘉祥回到史其敏处,把探监的情况告诉了许东汉、史其敏。过后,颜嘉祥又到县后街的监狱的后围墙实地踏勘后,回内坑后山村向泉州中山县委领导许集美和朱义斌报告。

在此期间,泉州日报社记者张载馨(中共地下党员)也以记者身份去泉州监狱探监,并把监狱内的情况及时向党组织报告。史其敏发挥摄影专长,登上监狱后面小高地的防空警报台,从不同角度拍摄了一组监狱俯瞰照片,对制定劫狱方案起了重要作用。

中心县委领导对颜嘉祥汇报的情况加以分析,确定了两套营救方案:第一套为里应外合、武装破狱的劫狱营救的方案;第二套为内应为主、武装接应的越狱营救的方案。大家都认为,第一套方案成功把握大,决定先行实施。

第一套方案确定在3月下旬行动,计划以看守王福胜为内应,打开门锁,游击队武装人员进去后除掉岗哨,掩护战友出狱。泉州中心县委研究分工,决定由颜嘉祥率游击队入泉州城,实施武装劫狱。按预定时间,许集美到南安四都组织接应。

中心县委组织了一支十五六人的小队伍,有颜嘉祥、张尚楚、许昔丛、吕清河,还有些内坑附近的群众,除各人有各式手枪外,还带了一把美制手提冲锋枪,由内坑前山分批出发,到泉州梅石街史其敏家的牛栏里集合,再次讲清行动的注意事项后,一部分人去熟识地形,一部分人去绑扎竹梯。

颜嘉祥到狱内找到霍劲波,告诉他当天下半夜一点行动,要他们做好准备。下午,颜嘉祥到西门外通知带路的人进城来,以便半夜后派一人跟他到执节宫等待队伍。但当颜到了带路人家中时,那人却不在,只留下老婆应付,推三阻四。颜嘉祥看没希望了,急忙赶到城里,这时天已经黑了。他在晋江县府对面那家北方面点铺,找到王福胜的同乡,很快找来了王福胜,对他说:“要立即转告霍劲波,因情况发生变化,晚上不能行动了,以后怎么办,另行联系。”随后,颜嘉祥又赶到史其敏家,把这一情况告诉了进城的小队伍。

此次劫狱虽未成功,但劫狱的有利条件并没有改变,大家还是决心要干。冲锋枪随身携带不方便,就留在史其敏家,安排人员第二天分几路出城。

次日拂晓,在他们离开史其敏家后,颜嘉祥马上赶往四都,向许集美紧急汇报。颜嘉祥火急火燎赶往四都,途经九峰岭,遇见八九个农民,有挑竹篮的,有带土枪的,还带有猎狗,与他擦肩而过。当时颜不在意,直奔山上,见到许集美汇报后,才知道遇见的那些人是化装准备接应的游击队员,篮子里装的是衣服,怕狱中出来的同志穿着与当地农民不同。

许集美听完颜嘉祥的汇报,命他迅速赶回晋江内坑,向朱义斌汇报情况变化,立即停止接应行动。

随后,颜嘉祥又通知霍劲波,要他转告狱中战友安心等待,组织一定会设法营救他们,要他们继续做看守的工作,锻炼好身体,为越狱做准备。

泉州中心县委抓紧时机,研究更为完善的劫狱方案。不久,曾任厦门工委与泉州中心县委联络员的傅维葵因叛徒告密在南安大盈乡被捕,当晚从乡公所逃走时,被敌人击中右胸,再次被捕,转押在南安溪尾。

许集美和颜嘉祥到泉州找许东汉研究了劫狱行动方案,返回内坑时,刚过浮桥,就碰上南安警察局解押着傅维葵到泉州。傅维葵面色苍白,双眼紧闭,右胸全是血迹,被绑着放在人力车上,伤口还未处理,两边众多警察持枪押行。许集美和颜嘉祥势单力薄,眼见战友负伤被捕,却无力营救。这次相遇,更坚定了中心县委劫狱救战友的决心。

许集美(左二)与朱义斌(右一)、施能鹤(右二)等合影

泉州中心县委立即着手部署第二次武装劫狱的行动方案。当时有两种意见:一是武装攻打;二是利用内应,奇袭取胜。颜嘉祥带着两种意见到泉州,找许东汉、史其敏再一次实地勘察,研究硬攻的火力配备、警戒哨位和人员必经的主要路口等。史其敏把应了解的地形、路线都拍成照片,便于武装行动。但因负责内应的看守王福胜带犯人外出挑水时跑掉了一名犯人,被罚禁闭半年。内线断了,武装劫狱的计划又不得不重新研究。

随着解放战争节节胜利,中共泉州中心县委领导的爱国民主运动和农村反“三征”斗争日益高涨,国民党反动派垂死挣扎,把关押在泉州监狱的郑家玄和黄竹禄秘密移押到莆田监狱(7月1 2日二人于莆田东门外英勇就义),组织失去了营救他们的时机。营救泉州监狱中的战友成为迫在眉睫的大事。

泉州监狱位于市区东街的北侧,东接晋江县衙,西邻民房,南临东街,北面是县后街。监狱四周有一丈多高的围墙,狱内分新监、旧监,旧监又分前后监两列号房。从后监到县衙门共六道门,设三道固定岗,两道不固定岗。平日看守很严,放风、收号。由看守主任带着看守巡视,夜间有巡更,戒严时还增设暗巡。

6月下旬,许东汉去探监,从狱内党小组获悉一新情况:女监的同志在放风时发现,如果在男监后排号房围墙和屋顶之间架上梯子,作为“天桥”,即可跨上号房的屋顶;号房走廊有铁栅栏,铁栅栏最上面有一根横杠,越狱人员只要攀上横杠,屋顶上的人伸手助力,往上一拉,即可上屋顶;而且当时是夏季,晚饭后的放风允许男犯人在院子里洗澡,若派游击队员在屋顶接应,便可从屋顶通过“天桥”,到达监狱北围墙,跳出监狱之外,再趁夜色掩护,沿县后街迅速撤离。

颜嘉祥、许东汉把了解的情况向中心县委领导作了汇报。许集美当即和朱义斌、郑种植、颜嘉祥、许昔丛、张尚楚、吕清河等同志一起研究、细化行动细节,经集体研究同意这个方案后,调整枪支,充实子弹。许集美把自己用的手枪与颜嘉祥的驳壳枪对换;朱义斌、郑种植各抽出一个弹夹的子弹给参战人员,并嘱咐四位参战同志要分散带着狱内出采的战友撤退,以策安全。

为确保行动万无一失,还确定了几条必须遵循的原则纪律和行动细节:一、劫狱行动之前,绝对保密,做好准备工作,劫狱行动计划由泉州中心县委主要领导人许集美、朱义斌、郑种植和参加劫狱行动的人员掌握,不得泄露,狱中同志要利用时间做好攀登跑跳的准备;同时先把监狱附近一只凶恶的狼狗毒死,并把准备作为“天桥”和攀登外墙用的竹梯事前运到狱后围墙外,藏在龙眼树园的水井中。二、组织最精干的武装力量。根据实际需要,确定武装人员不得超过五人,其中攀上监狱屋顶的二人,负责把狱内同志拉上屋顶,掩护过“天桥”。留一人埋伏在外墙上,以警戒新监岗楼和东面县衙内县长楼的动向,保护架设在监狱围墙与屋顶间“天桥”的安全,监视“天桥”下的走廊通道,堵住巡逻看守的阻截,确保屋顶的同志安全通过“天桥”。另外一人守在外墙下,监视可能遭遇的敌人,并带领狱内同志向预定的撤退路线转移。三、内外结合,在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劫狱时间定在6月2 8日(农历五月二十三,当晚没有月亮)傍晚7时,即“政治犯”放风的时段,狱内同志见到信号立即攀登铁栅栏后,上屋檐,由武装队员将其拉上屋顶,通过“天桥”后跳出围墙。执行劫狱的武装人员从潜入监狱后面围墙开始行动到完成任务,预计用不到10分钟。即使行动被看守发觉,敌县自卫队下令集合,从县衙出发,跑个大圆圈到县后街,最快也要1 5分钟,那时劫狱人员早已撤退。行动选定出城的路线约20分钟,从西北方向出城,再转西南方向,迷惑敌人。行动后按计划执行,就能保证劫狱完全胜利。

6月27日黄昏,颜嘉祥、张尚楚、吕清河、许昔丛四人从内坑出发,直奔泉州城,当晚住在泉州城北梅石街史其敏家中。

6月2 8日上午,军事上负责指挥劫狱行动的张尚楚携带连发快慢机驳壳枪,颜嘉祥、吕清河、许昔丛携带驳壳枪或白朗宁手枪。他们在史其敏住宅后面的牛棚里和许东汉、史其敏进一步明确了劫狱行动的具体细节,后又分头进一步勘察、熟悉地形和路线。参加行动的四人作了分工:颜嘉祥负责在围墙外监视可能遭遇的敌人;张尚楚认识施能鹤,由他和吕清河进入监狱,上屋顶接应越狱同志,对付可能抵抗的看守;许昔丛枪法准,伏在监狱围墙上负责打击来敌,保护“天桥”的安全,确保撤离时线路通畅。

下午,许东汉、颜嘉祥再去探监,通知施能鹤、霍劲波劫狱时间为晚7时;以投下3块小石头为联络信号;营救对象为施能鹤、霍劲波、傅维葵、王新整、林泗太,他们按先后次序攀上屋顶。许东汉还带领四位参加人员熟悉撤退的道路,并事先将竹梯藏在监狱围墙附近龙眼园的水井中。

下午6时40分,四名游击队员从史其敏家分两路出发。他们把藏在龙眼园井中的竹梯抬走,在接近监狱后围墙时,两路人员汇合。为保证劫狱安全,史其敏负责放暗哨,在中山公园散步观察敌情。

7时整,游击队员把竹梯往监狱后墙一靠,许昔丛、张尚楚、吕清河顺次攀梯而上,跃上墙头。随即抽起竹梯移到墙上,在牢房屋顶与后墙间架起一座“天桥”。颜嘉祥留在墙根下,注视着外面的动静。张尚楚、吕清河迅速跨过“天桥”,猫腰爬到屋脊后即卧倒,察看动静。狱内无异常。张尚楚即按预定信号向放风的院子投下第一块小石子——告知狱友营救武装已到屋顶;第二块小石子——告知狱友准备行动;第三块小石子——告知狱友立即行动!

第三块小石子刚刚脱手,张尚楚、吕清河挺身站在屋顶上,吕清河监视岗楼和狱内敌情,张尚楚疾步翻过屋脊,站在屋檐上接应。狱内参加越狱的同志迅速跑到栅栏下,顺着铁栏栅爬到横挡上。张尚楚脚跟站稳,弯腰伸手将同志使劲往上拉。施能鹤、傅维葵、林泗太、霍劲波、王新整顺次被拉上屋顶,跨过屋脊,再过“天桥”,顺着外墙往下跳。在墙根监视动静的颜嘉祥立即接应他们。颜嘉祥看了一下手表,从开始上墙算起,到第一个跳下来,仅用了不

到5分钟。

这时,看守主任突然从旧监东端的女号房旁边跑出来,边跑边喊:“犯人跑了,快追呀!”张尚楚朝他打了两枪,吓得他魂飞魄散,转身不见了。张尚楚、许昔丛跃下一丈多高的围墙,安全撤离现场。

同志们陆继撤退,进入县后街又转向卓然小学(现泉州市实验小学)时,霍劲波因长期遭敌摧残,身体虚弱,晕倒了。张尚楚从后面赶上来,搀扶着他走。到中山公园南边时,霍劲波实在跑不动了,对张尚楚说:“这样跑目标太大,太危险,你快赶队伍去,让我慢慢走。”他挣开张尚楚的手,同跑在最后的王新整一道掉队了。

张尚楚从后面追赶队伍,跟上了扶着施能鹤的许昔丛和吕清河,转向公园西北方向跑。过了公园在小巷口稍停时,朝南扫视公园,一切平静,但不见霍劲波和王新整赶上来。时间紧迫,不容久等,他们按计划继续往城西北撤。第二天早晨,到达泉州中心县委机关驻地晋江内坑前山村。

中心县委书记许集美看到身陷囹圄的战友和劫狱队伍顺利归来,格外激动。游击队的同志闻讯纷纷赶来,整个乡村沸腾了,人们把他们围在中间,询问战斗的经过,祝贺武装劫狱的胜利。但霍劲波和王新整两位同志没有跟上队伍,情况不明。许集美立即派许东汉赶回泉州,寻找二人的下落。

原泉州监狱旧址一角

许东汉、史其敏四处寻找,二十几天过去了,一点儿消息也没有。正当同志们焦急万分之时,从厦门党组织传来了霍劲波和王新整安然无恙的喜讯。原来他俩对泉州城内外的地形、道路不熟悉,到中山公园时,跟不上队伍,出城后上了清源山。因迷失方向,在山上转了一夜,天明时才辨出方向,往惠安方向走去,在陈三坝何家沛(地下党,王新整在暨南大学的同窗)家暂时隐蔽,并派人同泉州党组织联系,但没有联系上。只好绕到南安,再经安溪王新整的家乡,最后潜身厦门。泉州中心县委立即派颜嘉祥到厦门把霍、王二人接回。

6月29日,即“泉州劫狱”的第二天,劫狱消息不胫而走。为混淆视听,国民党当局指使《福建日报(泉州版)》《群力报》《春秋报》《大众报》等,把这则新闻轻描淡写成“囚犯越狱潜逃”。唯独《泉州日报》尊重事实,登出了《晋江地方法院看守所发生劫狱》的醒目报导,且“发生劫狱”四字用一号黑体字编排。晋江县县长林逸生看后火冒三丈,从社长追查到编辑郭慕良。第二天,强迫该报登出一则《重要更正》:“本报昨天报道劫狱新闻一则,系记者采访失实,误越狱为劫狱,应予郑重更正。”尽管敌人极力掩盖劫狱的真相,但看守所所长还是丢官坐牢,晋江县县长被撤职,泉属第五行署专员也被调换。

中共泉州中心县委为纪念这次武装劫狱斗争的胜利,表彰参加劫狱斗争的人员,精制了六枚金戒指,戒指上雕刻有“一九四八年六月二十八日”的字样和两颗五角红星,赠给颜嘉祥、张尚楚、吕清河、许昔丛、许东汉、史其敏六位参加劫狱的同志。

——原载于《炎黄春秋》2019年第十一期,责任编辑王双

Copyright (c) 2013-2015 kraktour.com 平滩新闻网 版权所有